<var id="5hr5h"><strike id="5hr5h"><address id="5hr5h"></address></strike></var>
<cite id="5hr5h"><span id="5hr5h"></span></cite>
<var id="5hr5h"><video id="5hr5h"></video></var><cite id="5hr5h"><span id="5hr5h"></span></cite><var id="5hr5h"><video id="5hr5h"></video></var><var id="5hr5h"><video id="5hr5h"></video></var>
<var id="5hr5h"><video id="5hr5h"></video></var>
<menuitem id="5hr5h"><ruby id="5hr5h"></ruby></menuitem>
<ins id="5hr5h"></ins>
<var id="5hr5h"><video id="5hr5h"></video></var>
<cite id="5hr5h"></cite><cite id="5hr5h"><video id="5hr5h"><menuitem id="5hr5h"></menuitem></video></cite><var id="5hr5h"><span id="5hr5h"></span></var>
<cite id="5hr5h"><video id="5hr5h"><menuitem id="5hr5h"></menuitem></video></cite>
<var id="5hr5h"></var><var id="5hr5h"></var>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行业动态 » 正文

药企高管“离职潮”持续 医药行业进入调整期

发布日期:2021-04-23   来源:医药网   浏览次数:0
核心提示:4月23日讯 4月份已经过半,上市公司2020年度 财报雨仍在继续,在或喜或忧的股票市场上,多个医药类上市公司又发布了高管离职公

4月23日讯 4月份已经过半,上市公司2020年度 “财报雨”仍在继续,在或喜或忧的股票市场上,多个医药类上市公司又发布了高管离职公告。
 
  第一医药副总经理张怡辞职 2021年4月1日,上海第一医药发布公告称:董事会近日收到公司副总经理张怡的书面辞职报告。张怡因个人原因,请求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辞职后,张怡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恒康医疗总裁吕东明辞职 2021年4月1日,恒康医疗集团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公司总裁吕东明的书面辞职申请,吕东明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总裁等所有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九州通医药职工代表监事陈莉辞职 2021年4月5日,九州通医药集团发布公告称:监事会收到公司职工代表监事陈莉的书面辞职报告,陈莉因家庭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职工代表监事职务。
 
  重药控股监事朱常勇辞职 2021年4月7日,重药控股发布公告称:监事会于2021年4月6日收到公司监事朱常勇的书面辞职报告。朱常勇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监事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片仔癀董事长刘建顺辞职 2021年4月7日,片仔癀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收到董事长刘建顺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刘建顺因个人身体原因,特向董事会申请提前退休,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及董事会下属专门委员会委员等职务。
 
  奥赛康副董事长、董事赵俊辞职 2021年4月8日,北京奥赛康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赵俊的书面辞任报告。赵俊因个人原因申请辞任公司副董事长、董事职务。
 
  未名医药总经理丁学国辞职 2021年4月12日,山东未名医药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收到公司董事长出具的关于同意丁学国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的函。同时,丁学国将不再担任公司全资子公司厦门未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总经理职务、公司控股子公司天津未名生物医药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
 
  康泰医学两董事辞职 2021年4月16日,康泰医学发布公告称:董事会收到董事沈琴和史云中递交的书面辞职报告。沈琴和史云中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及子公司任何职务。
 
  据慧博智能策略终端统计,半年期内(2020年10月14日至2021年4月16日),A股上市医药企业共发布153条高管辞职公告。与此同时,核心技术人员流动更为频繁。仅2021年2月以来,医药类上市公司核心管理层如总经理、正副总裁、正副董事长等离职的就有12人之多,所涉企业不乏同仁堂、国药集团、片仔癀等明星药企。
 
  有观点认为,此轮离职潮可能是股市震荡和行业转型双重因素所致。
 
  股市震荡传导压力
 
  2021年2月中下旬,全球资本市场利空消息频出,10年期美债收益率提升至1.6%,港股印花税提升0.1%至0.13%等,A股、港股两地股票应声下跌,大盘结束了2020年初开始的上涨,进入调整阶段。用来衡量A股不同规模医药企业股市表现的中证医药指数也印证了该趋势——从2021年2月中旬的高点17,718点逐步下跌到2021年4月15日的14,516点附近,两个月来跌幅高达22%。代表医药龙头企业股市表现的沪深300医药指数跌幅扩大至27.7%。
 
  根据现代公司管理学说,上市公司高管应对企业运营负责,而股票价格又是市场对企业经营给出的直观分数,在此基础上,股票价格震荡传导给医药企业高管巨大压力。
 
  医药行业进入调整期
 
  不仅股市低迷,在药品集采常态化制度化这一大背景下,药企成本传导能力(即企业成本增加后向下游传导新增成本的能力)大幅下滑,上游生产成本增加,而下游产品销售价格大幅下降,顺应形势,企业自然要调整战略方向、优化管理团队,这样的战略调整对于公司高管也提出了更高要求,因而造成了医药行业人才流动加速。
 
  随着医改的深入推进,要么适应要么被淘汰,药企没有太多选择。根据中宏产业研究平台数据显示,医药制造业全部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即年主营业务收入在2000万元及以上的企业)单位数,2019年首次出现下滑,从2018年的7581家下滑至2019年的7392家。对于企业和高管而言,大浪淘沙,沙不去,金不现。优质企业和优秀管理人员只有在退潮之后才能显现。
 
  总而言之,企业只有顺应趋势积极调整,才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存活下来。而优秀的“董监高”须如舵手一般,通过对市场和政策的精准把握,寻找到最适合企业的发展路径,才能在乘风破浪中展现出专业实力与风采。
 
 
 
? 亚洲精品乱码久久久久久自慰-精品免费久久久久久久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